欢迎光临社会与法律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社会舆论监督网 > 文化天地 -> 内容  

【书评】心海金曲,奏响流金岁月

 
  发布日期:2018/5/22  查看次数:7037  来源:微博时报网
 
 

 

——马骏英先生《【正宫·塞鸿秋】故乡忆旧》赏析

刘宏民

马骏英先生是我的长辈,亦是我的老师。先生已七旬又七,退休前长期在政府部门任职,工作甚为劳碌。先生尤为勤奋,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业余时间坚持写作,数十载笔耕不辍,至今发表诗词曲赋逾1500首(篇)。先生不但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还担任陕西诗词学会常务理事,陕西赋学学会、陕西老年书画学会理事,可谓诗词书画,样样精通。

因为我喜欢散曲的缘故,所以我阅读最多的,还是先生的散曲。先生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目睹社会种种乱象,痛心疾首,便用散曲这种特殊的“匕首”,直刺弊端。

诗词贵在“藏”,而散曲讲究“透”,而且语言口语化,灵活自由,多采用“赋”的方式铺陈叙述,作者的爱慕、痛恨、嘲讽、赞美等,在曲中一吐为快,直接去撞击读者的心灵。和崇尚典雅、含蓄的诗词相比较,散曲能达到雅俗共赏,易被普通民众接受。愚以为,要把情感表达得痛快淋漓入木三分,散曲这种诗歌体裁应该是首选。

先生的散曲,无论是思想性还是艺术性,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并得到诸多方家褒奖。翻阅先生的散曲集,绝大多数是描述时下社会种种现象,先生或喜或怒,或赞或斥,一股正气流淌在作品中,这也是先生人格魅力和人性光辉的展现。

然而,最令我动容的,还是先生的组曲《[正宫·塞鸿秋]故乡忆旧》。在这组重头小令中,先生拉家常般娓娓道来,语言晓畅明白,适当将方言溶于其中,没有深奥的说理,没有晦涩的典故,每一句都饱含着对亲人、对故乡浓浓的深情。先生所描述的一幕幕,和我年少时的经历极为相似,读起来往事一一浮现脑海,倍感亲切。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物质生活日益提高,现在几乎看不到当年的情景了。所以这组小令不仅是忆旧感怀,也是一组“曲史”。当时的年轻人读了重拾记忆,对当代的年轻人也有一定的教育意义。


星期天上学前

——母爱的赞歌

挪前攒后留白面,锅盔三个一周饭。连着叮嘱七八遍,天凉天热把衣换。油泼辣子汪,臊子葱花爨,最难忘母亲那碗荷包蛋。

当时因为科技不发达,地薄籽种劣,长出的麦粒颜色暗红,形状瘦长,皮厚产量低,一亩地大概也就二百来斤。记得家里磨一百斤麦子,母亲把开始磨出的30斤白面放在一个袋子里,留作擀面和待客。接下来磨出的60来斤红面放在另外一个袋子里,供全家人平时食用。最后剩下不到10斤实在磨不成面粉的麸皮,用来喂鸡喂猪。可能是因为红面里面含有大量麦粒皮的缘故,蒸的馒头呈铁锈色,嚼起来不但不筋道,而且干涩难咽。那年月,麦子根本不够吃,全家人要填饱肚子,还要夹杂玉米、高粱、豆类等粗粮。现在人们营养过剩,把粗粮当作健康食品,而在当时,谁都喜欢吃细粮吃白面。那时读中学,离家远的孩子普遍在学校寄宿,几十个人住一间大宿舍,冬天靠暖水袋取暖,夏天只能硬撑,伙食都是从家里带。学生每个周六下午回家,周日下午返校时,用帆布包装几个锅盔、馒头、咸菜等,经济好点儿的家庭还给孩子带点油泼辣子,这就是一周的口粮。学校的学生灶只能给学生提供开水和馏馍。学生用一个网兜装上锅盔或者馒头,拿到学生灶,丢在馏馍大蒸笼里。吃饭的时候,拿回自己馏的馍,接一碗开水,吃热馍就咸菜,顿顿如此。锅盔含水分少,不容易变馊,成了父母给孩子的首选。特别在夏天,几乎每个学生带的都是锅盔。

弄清楚这些,是读懂这首散曲的前提。儿子在外读书,周末才能回家。周日返校前,当母亲的心疼儿子,把积攒的、平时舍不得吃的白面烙三个锅盔,作为儿子一周的口粮。做母亲的把白面给儿子烙锅盔了,自己吃的肯定是难以下咽的红面馒头。还有油泼辣子、葱花臊子、荷包蛋等,对农家来说,都是平时舍不得吃的美味佳肴,母亲全都给了儿子。我不由得想起了母亲经常说的一句话,也可能是全天下的母亲都说过的一句话:“给娃吃好穿好,不要让娃在人面前短精神。”母亲不只是想到了孩子的健康,还想到了孩子的面子问题,可谓用心良苦。在母亲眼里,孩子无论多大都是孩子,自己不在身边,唯恐有个头疼脑热的,所以儿子临走前还要嘘寒问暖唠叨一大堆话,甚至同样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当年做儿子的也许觉得母亲繁琐,还可能顶撞一、两句,如今回忆起来,自是别有一番滋味。

村中红白事

  ——乡情的挽歌

你拿筷子他拿担,碗碟放满茶几案。抢帮事主磨房转,劈柴打墓争着干。乡邻绣一堆,亲热如胞眷,和谐相处心花绽。

记得小时候,谁家有红白事,邻居都争着抢着去帮忙。一般情况下,事主会打发人走街穿巷挨家挨户请执客(帮主家料理事务招待宾客的乡邻),如哪家没被请到会认为很丢面子。红白事上需要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等器物,也是执客们从自己家里带来,事毕后再拿回去。由村上德高望重的人担任执客头,负责给众多执客分派任务。尽管没有报酬,但执客们都是尽心尽力帮着主家把事打理得井井有条。完毕后,主家会举办宴席答谢执客。如果事主家里贫穷,也不用举办答谢宴。记得我们村有一张户人家,日子过得很糟。老人过世后,左邻右舍纷纷伸出援助之手,连棺材都是大伙儿凑钱买的。安葬完毕,几个孝子在坟前给大家磕了三个头,便“以头相谢”,无须待客。即使这样,乡邻的热情都很高涨,没有谁去抱怨。

现在因为经济浪潮的冲击,金钱替代了人情,人们习惯于趋利避害,许多事情都要用钱说话。农村的红白事,有出租桌椅板凳的,有承包宴席的,有伺候宾客的,甚至还有专门给人哭灵的,挖掘机替代人力打墓,又快又省事,可谓应有尽有,但都离不开一个“钱”字。事主把钱往桌子上一摆,啥问题都解决了,钱花得越多,事办得越红火。被请去当执客的左邻右舍,心思也多了,不会像以前那样一心一意为主家办事——其实也没多少事,绝大多数事务都被掏钱雇佣的人包揽了。事完毕后,事主给执客发钱,双方都不好意思,干脆买成烟酒,每人一份作为报酬。对有钱人来说也无所谓,反正红白喜事就是花钱的,而对经济条件差的人家而言,无论红事白事,都成了苦事。

不知道这种变化是进步还是退步,总之,邻里之间淳朴的乡情早已褪色了,变味了。先生的《村中红白事》,既是怀旧,更是淳朴乡情的挽歌。

臊子面

——留存心底的念想

母亲擅做手工面,早搋饧慢功夫见。细长筋道如丝线,下于锅里莲花转。端来香气喷,八碗仍还欠,至今想起涎水咽。

读了这首小令,我也不住地咽口水,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吃肉臊子面的情景。可惜那时因条件所限,只有逢年过节或者特殊的日子才能美餐一顿,其余时间只能在母亲耳边白白念叨。如今经济条件好了,却再也吃不出当年的臊子面的味道。时代变了,亲人不在了,那“八碗仍还欠”、“想起涎水咽”的臊子面只能成为永远留存心底的念想,让我们不时地去追忆那逝去的岁月,重温那逝去的亲情。

矛盾

——如山如水的爱

父呼早起将活干,母疼儿子没习惯。两人为此常争辩,杂陈五味心中泛。后来成大人,体味双亲愿,舐犊磨砺皆良善。

现在的孩子,父母一般都不会让做家务活,疼爱孩子是一方面,最主要原因是不愿耽搁孩子学习时间,这也无可厚非。但在以前,学生放学回家,是要帮助大人干家务、做农活的,作业只能在晚上挑灯夜战。父亲早上起床呼喊儿子和自己一起下地干活,而母亲担心儿子没休息好,吃不了苦,便上前阻止,于是二人就为此争辩起来。儿子看到此情景,心里是五味杂陈,估计也暗暗埋怨父亲。长大以后,儿子才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和母亲的舐犊之情,这也是父爱如山母恩似海的缘故吧。

担水沟

——亲人的血汗

叮咚泉水沟中现,不分昼夜清流见。小畦块块水平线,一年四季鲜蔬艳。大葱鞭杆粗,韭菜芃芃绚,花香鸟语神仙赞。

题目《担水沟》,不一定所有人都明白其中的含义。在没有通自来水之前,农家人往往在院子里掘井取水,而住在沟畔的人家打井是打不出水的,人们生活用水要到数十丈深的沟底下的泉眼去跳。一副扁担两只桶,沿着羊肠小道走来绕去,一趟往往需要一个小时还多,费时费力。凡是种蔬菜的地方,必须临近水源,曲中所描述的,正是沟底下泉眼旁的一片菜地。这和陶渊明笔下田园风光的安逸、惬意有所不同。这里洒下了先生以及祖祖辈辈的血汗,这里的一草一木见证了农村生活的艰辛。一年四季的鲜蔬,不正是农家人血汗的回报吗?

座右铭

——修身的经典

柏庐家训时时看,黎明即起天天验。半丝半缕维艰念,双亲厚望痴情见。可怜父母心,望子成龙盼,滴滴心血凝花瓣。

曲中的“柏庐家训”即《朱柏庐治家格言》,亦称《朱子家训》,是以家庭道德为主的启蒙教材。全文仅634字,精辟地阐明了修身治家之道,是一篇家教名著。如开篇几句:“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自奉必须俭约,宴客切勿流连。”字字如金,读来犹如醍醐灌顶,深受启发。先生另篇《矛盾》首句 “父呼早起将活干”,原来老先生就是用《朱子家训》里的格言去要求先生的,也难怪先生日后德才兼备,收获颇丰。“可怜父母心,望子成龙盼,滴滴心血凝花瓣”,老人家的心血没有白费,最终凝结成了先生这朵傲霜之菊。

散曲与生活贴得更近,与人走得更亲。先生对故乡、对亲人的真心、真情、真义,尽在《故乡忆旧》中得到释放。这一组心海金曲,奏响了流金岁月,读来荡气回肠,让人陷于故乡的情思之中,久久不能自拔。我被感染的同时,也有所顿悟。什么是好散曲?能表达真情实感的就是好散曲。写作时,我们不能“为赋新词强说愁”,只有把真实的自己、真实的想法、真实的情感展现出来,作品才会有灵魂。

掩卷而思,每个人的一生不都是一组曲么?

刘宏民,1972年生,陕西旬邑县人。现供职于陕西某电力企业。中国电力作家协会、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诗词学会、散曲学会会员;陕西电力诗词学会副秘书长,会刊《耕耘》编辑;中华散曲工委刊物《中华散曲》编辑;个人辞条入选《中国小说家大辞典》《文明古豳·名家列传(旬邑卷)》。


发表评论 发贴须知
网    名: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 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内容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您在社会舆论监督网评论发表的言论,社会舆论监督网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图文  
艺海无涯向未来
【点评】全国名家点评公安文学评
钟宪政长篇小说《南河镇》再版座
【散文】难忘国考之旅
  点击·排行  
1. 简单官司为何搅成糊涂案?
2. 丁如忠保护国家财产竟被解除劳动合同
3. 【诗词】 [般涉调•耍孩
4. 【诗词】曲韵玫瑰(六)
5. 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渐入养老期 将面临
6. 年近八旬老军工对贵州遵义两级法院枉法
7. 书法名家鲁建超书法作品欣赏
8. 【书画】著名民间艺术家王富章作品欣赏
9. 【书画】著名书法家李清章书法作品欣赏
10. 【书法】著名书法家魏来海书画作品选
  最新·发布  
1. 审计署公布32起违纪违法案件的查处情
2. 东营市委原书记刘士合接受纪律审查和监
3. 冒充公检法行骗 涉案逾千万元跨境电信
4. 【散文】永远的丰碑——拜谒卢氏房公祠
5. 【诗词】[正宫•塞鸿秋]
6. 担保与履约保险共存 借款人违约 还款
7. 广西通报5起生态环境损害典型问题 5
8. 我国农村污水处理率仅22% 处理设施
9. 【诗歌】诗情:圣水情怀(外一首)
10. 【诗词】入夜依栏
  投票·调查  
关于本站 | 投稿信箱 | 广告服务 | 加盟合作 | 人员查询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2009 WWW.SHYLJD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单位:《民情与法制》杂志社 本网法律顾问:吴运亭 推荐使用 IE 7.0 1024×768 分辨率查看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注册备案号:京ICP备09077164号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