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社会与法律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社会与法律 > 文化天地 -> 内容  

【散文】我所见的“花儿”活动

作者:陈仁川   发布日期:2021/7/6  查看次数:5438  来源:兰州
 
 

 


      一九八一年七月四日,有幸与群艺馆摄影家陈之涛、《陇苗》月刊同事黄金钰和司机小刘去临潭、康乐交界的莲花山一带,据说那里开始恢复一年一度的花儿会,我们算是一次采风吧。

  兰州一百二十里到康乐,途中被油画般金黄色油菜地景象震撼,摄影家老陈不愿走,我们也兴奋极了。雨后麦田更显绿浓,恰有一人从远处移动,披着红色雨衣,隐约传来他的吆喝声,散开的牛、羊沉重地在绿浪中窜动,陈之涛大喊:“这是上国际影展的镜头!”大家虽然念念不舍,但我们的目标必须尽快到达,接着驱车九十里到莲花山脚莲麓公社。临近时先后有两处拉起马莲绳,挡道对歌。正好俩女歌手骑马过来,被俩男牵绳拦住,对歌时,我们各就各位忙着拍照、录音。黄是搞音乐的,连说:“难得难得!”下午三点抵,俨然一个物资交流会,一片叫喊,转了一圈,十分简陋,没有几样商品,公私饭食一律单调无味,中国何时回到美食之邦?晚在一个小桥边听歌,对花的“串班长”神态严肃,唱花的“牡丹”们个个嗓音高亢婉转,她们不知疲倦地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大吼大叫,似无终止。

     回想起莲花山另一边、我一九六五年社教之地白土坡,当时经过反复鼓气,陈灶及、马召莲等女子冲破“不能在村里唱花”的传统观念,在一个夜深人静时突然让“花儿”响起来,令全村人震惊。后来,又多次组织开会时对歌,高潮是白土坡到临村秋峪元旦联欢,进村路口双方对唱。往事历历在目,那时没有机会上莲花山,今天实现久已的愿望。然而,社会主义文明并未如有的人所陶醉的那样已经深入人心,这里实乃千百年来一代代群众的自娱自乐,就是这样,又往往有《刘三姐》中“莫老爷”式形形色色的“大人”出来加以限制甚至扼杀(文革后竟还有“县太爷”发“告示”明令“禁歌”,声称“漫花儿”破坏生产、败坏风气等罪达十条之多),好像唱山歌就要亡国,“吃二遍苦”!我眼前所见,仍然还是传统的复兴,且远未达到传统的盛况(据说天气好时达几万人)。让人感动的是,为了这一点自我娱乐,四面八方人头如潮,有的人为此要走几十里甚而上百里路,那些“好家”、“唱把式”,只为一年一度重逢,吼一嗓子,过一把瘾。(花儿会结束时,歌手们泪眼相对,约好明年见。“心里抖得慌,哭得像牛吼,心上痛得咋放下哩。”)

     晚,十二点了,公社招待所外,于寂静中不时传来如歌如泣的花儿对唱,要知道明天他们才正式上山摆开阵势呢,精神之好难以想象。莲花山浪山,最大的意义应该是汉族同样有类于少数民族的精神节日。

   次日早,每人带两个饼子乘车上山,二十多里山路,沿途见流水、小电站,到达火烧洼,有处山头平台,听一社员说这儿离白土坡仅五里地,一晃十六年,社教过的白土坡如今怎样了?遇白土坡刚尕山的中年妇女,说:“现在‘包产到户’才稳扎了!”“前几天,一些人把村前后的林子一卦砍了,公安局正在处理。”一路攀谈,一个小时后到了“堂房台”,才是真正的莲花山脚,再走一个多小时方达山顶,要经过头天门、二天门、娘娘庙等等。不知从哪里冒出个道士,拦住农民要香火钱,同时有许多人虔诚地磕头,原来这里是有一个庙的,文革时夷为平地。此刻搭了几个帐篷,卖羊杂碎、面馍,而且摊主都来自白土坡,让我惊喜的是,见到那个敢于毫不遮掩地追求心中所爱的马召莲,然而今天看见的她,衰如中妇,满是皱纹,现状如此平淡,那当年忘情地将信物

  放到她单相思的男人(公社干部)枕头下、她满腔热情地投入一•社教中的活动、整团会时与小伙子无所顾忌地打打闹闹、在那个深夜同陈灶及一起勇敢地让“花儿”脱口而出,令山民有了一个不眠之夜,那么她究竟还会回忆什么?寄希望于什么?过去的年月并没有改善她的境遇,她说:“我再也没有唱过了,到这里就是卖羊杂碎。”眼前的她精神还有什么“闪光”呢?是她一眼认出我,喊“爸爸(当地人称呼叔叔),陈组长(社员对外来干部的统称)爸爸!”还有当时几位青年团员,围上来热情又不免胆怯,我一时真不知说什么好。有个叫小马的小伙说:“你当时常常抱我哩,还说:‘瞧这匹小马’!”要走时,马召莲要我们一行每人吃了一碗羊杂碎。此行不虚,见到白土坡年轻的一代,了结多年一个宿愿。

  然而,我们还是没有走到山顶,因为来来去去的“好家”说,“攀到顶也就是现在这样了”,原因是莲花山花儿会刚刚苏醒,来者远没有想象的多,对花的歌手,大多就地在山脚和附近田野通宵达旦地唱,似乎有种迫不及之感,唯恐失去机会。我想,这正是那些“莫老爷”造成的恶果。

     我们一行第三天下午,雨中到离县城五十里的五户公社,石书记沏了茶,说:“群众包产后讲:过去怕客不怕贼;

  如今怕贼不怕客。”进来三个青年,七六年在此插队,自费来莲花山,他们对农村和“花儿”的感情,工厂和家人都不理解。他们虽“哥们哥们”叫,都一派正气,说不想只为赚钱糊口;又找不到好的出路。讲起“花儿”个个来了精神,“回兰州了,忘不了‘花儿’,专门请假回来看看。”

  满山油菜,雨中添几分迷离朦胧,显得特别厚重,陈之涛还在摄影。我与一位“唱家”聊,他叫马得胜,卅岁,来自鸣麓公社尕路大队,瘦小黝黑,两眼布满血丝,已经四天三夜不歇气地唱,真是奇人。听说来了省上的人(就是我们),特意在此等待,唱时仍然轻松自如,吐字清晰,尤其内容翻新:“唱哥哥好,这样的人才哪里来?”“我送哥哥火车站,火车站上买通票,今年去了明年来,明年不来再不来。”“白飞机飞得高了,北风里空中响了,胡耀邦上台了,人民者心上到了。”

  晚,雨中走来三“唱家”,朱淑秀,四个孩子的母亲,是“串把子”。用莲花山特有的直嗓编唱:“今年包工包产了,屋里粮食放满了,信用社有存款了,从前的愁肠乐展了。”刺梅花和王琴英,她们都三十多岁。朱淑秀七七年唱花,被一位县上的“莫老爷”点名,扣了口粮。朱说:“逼我写检查,我让男人写,下狠心再不浪山了;没想政策变了,今年从公社唱到县又唱到州!”“刀刀切了白菜了,去年土地包给了,群众做活有心劲了,浪开山是高兴了。”“红心里,四股叉,包产到户好处大,群众想吃啥是啥,辣子面、肉疙瘩。”在暗处休息的马得胜按捺不住,大模大样走拢唱了一伙,无奈三女不买账,扯开嗓门压倒地唱得更响了。到十二点结束,我们给每位歌手送一包水果糖。

? 回县路上,脑子里全是“啊,叶俩儿,叶俩儿......"

    【附言】花儿——甘肃青海相邻地区的最为流行的民间歌曲,同时也是多民族的一项群体文化社会活动,一九六五年我在临潭社教的羊沙公社白土坡,就靠近花儿活动的主场地莲花山。可惜,那时我没有机会去,实际上群众恐惧被当“四旧”,也没有人敢到那里唱。但我恰恰以宣传“社教”为名,在白土坡大队发动年轻人大唱以四清和阶级斗争为内容的花儿,由于传统观念认为花儿系言情,不宜在村里发声,所以开始时,姑娘们颇有顾忌,了解到这些女子在婚姻上都有苦水无处倾诉,当时就抓住花儿为突破口,果然一个晚上,在我们工作队的极力鼓励下,她们终于脱口而出,在一面坡住的白土坡的人家,忽然都推开了窗,渐渐可以听到轻言细语的议论,后来越来越多的山村农民说话声越来越大,我知道这是一个不平常之夜。那时花儿越唱越响,无所顾忌的样子,她们从对真正婚恋的渴求唱到社教运动带来的变化。第二天,我以为会被村民责备,意想不到的是,她们冲破约束的举动受到普遍的赞扬,一个逢会必唱花儿的新风气出现了。社教工作团为此要我写了开展花儿活动配合社教的材料。

    从此,“花儿”也是我,一个南方人的挚爱!

 

 

发表评论 发贴须知
网    名: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 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内容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您在社会舆论监督网评论发表的言论,社会舆论监督网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图文  
辛勤绘画常耕耘 结出硕果人人爱
咸阳诗词学会庆祝建党100周年
【散文】溪水甜甜
【散文】美哉,秋叶
  点击·排行  
1. “贵过公交时代”来临 共享单车究竟还
2. 他用赤城书写感动
3. 【书画】书画名家卢向前书画欣赏
4. 陕西省岐山县官商勾结坑害投资商真相调
5. 【书画】著名画家蔚绵绵美术作品欣赏
6. 严惩陕西省岐山县涉案法官,深挖幕后官
7. 【书画】著名书法家郭建安书法作品欣赏
8. 陕西省岐山县法院腐败问题大揭秘(之一
9. 陕西省岐山县法院“带病上路”还能撑多
10. 全国政法队伍整顿 涉嫌违纪违法干警已
  最新·发布  
1. 山东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原总队长田玉国被
2. 陕西省岐山县法院腐败问题大揭秘(之一
3. 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甘荣坤严
4. 第三届江西农博会开幕 500余家企业
5. 查获176株!广州海关破获一起走私活
6. 云南十年间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下降3
7. 10月以来我国寒潮为何如此频繁?中国
8. 11月谣言在“身边”,别信这些无稽之
9. 乳腺疾病都是给气出来的?
10. 广西新增一处国家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投票·调查  
关于本站 | 投稿信箱 | 广告服务 | 加盟合作 | 人员查询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2009 WWW.SHYLJD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单位:《民情与法制》杂志社 本网法律顾问:吴运亭 推荐使用 IE 7.0 1024×768 分辨率查看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注册备案号:京ICP备09077164号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