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社会与法律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社会舆论监督网 > 史海钩沉 -> 内容  

小社员 大司令

  发布日期:2020/12/30  查看次数:135  来源: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美、苏之间是三边关系。中国时时刻刻防御着美苏二个超级大国的虎视眈眈,跃跃欲动。

     之前,朝鲜南北战争爆发,南朝即将灭亡之际,美国支持南韩同时发兵北韩和我国台湾海峡。为了保家卫国,发扬国际共产主义精神,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赴朝参站,历时三年,经历无数场大大小小战役下来,美国陷进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胜利的无望,迫使美国和他的南韩政府不得不坐下来和谈,所以才有了板门店的三八线划分。无可耐何地签订了停战协议。随后,霸心不死的美国又在中国的南门口,既越南战场燃起了熊熊战火。美机多次飞抵我广西、云南领空,丢炸弹,炸死炸伤我方军民。

    北边的苏联,在1969年的315日,在飞机,防弹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竟然大规模出兵来抢占位于我黑龙江省海林县的珍宝岛地区。公然发动珍宝岛侵略战争,我军有当时四方面军长出身、开国上将,时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萧全夫直接指挥下进行了英勇顽强的反击。

     苏联的防弹坦克和装甲车,我方炮弹打上去发挥不了应有的威力,面对此庞然大物,我军就找寻它的薄弱地方打它底部,以期打断它的履带,使它寸步难行。谁知竞把一辆坦克掀了个底朝天,苏军一怕这辆坦克落入我军手中,揭开它的核心秘密。二怕留下“铁证”,会在国际上惹来麻烦。就开炮要击毁这辆坦克,消灭罪证。这次苏军真把这辆坦克履带打断了。在苏军强大的火力打击下,乌苏里江的冰层被融化,这辆坦克被沉入江底。

    事情上报到北京高层,中央回复,一定要把这辆坦克打捞上来,在国际上留下苏军入侵的铁证。

    苏军的炮火封锁着现场,我侦查兵剪断苏军将要炸毁坦克的引爆线,排除炸药,拆除苏军的监控,不分昼夜,我军派潜水员官兵N沉入江底,用钢丝绳栓牢坦克,然后调动牵引机和人工绞盘一起发力,将坦克往岸边牵引,经过四昼夜的努力.终于把这辆重达33T_62庞然大物弄上岸。立即送往北京,至今仍陈列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苏修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在国际上颜面尽失。

    在国内,地方上是“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

    部队上,是不断举行长途拉练演习,以提高部队的应变,快速出击的战斗力。 

    那一年,部队在卢氏的洛河滩,也就是如今的洛神公园那个区域举行打飞机军事演习。

   那天,全县工、农,学都放假了,组织群众观看军事演习,县城里人山人海。

   演习结束后,有一老农欲进西街县委大院,被门卫人员喝住了。  

   那老农说:“我要找殷司令”。

  “这里没有殷司令”。

    “昨天我沙河公社党委书记李章祥接到县里电话通知之后,亲自跑到我家让我今天来县委找殷司令”。

    门卫以为来了一个神经蛋,就说:“你去找你公社书记让他带你去找司令吧”?

    “你还不信呢!你看看,殷司令老给我来着信呢”。老农从口袋里掏出几个牛皮信封,信封底部红色印刷字:河南省革命委员会缄。

      门卫人员从其中一个信封里掏出信纸看了一下,就把信封和信还给老人,进值班室去打电话了。

    不大一会儿,就来了一个干部模样的人,门卫人员指指老农。

    那干部问:“你是沙河的张虎山吗?”

   “我是。”

   那干部模样的人就把张虎山带进一个房间里,房间里面坐了好几个人。

   一人站起来:“虎山,”老农一时愣在那里,手足无措。

     那人没有一点官架子,过来一把抱住张虎山,端详着他的脸说:“二十多年没见了,你老相得多了!”

    张虎山就像饱受欺负的孩子看到爹娘一样禁不住痛哭流涕说:“殷司令,我原不想打搅你,可,可支书总是摆治整我呀!我实在是走途无路了。”

   被喊殷司令的人说:“我多次给你写信,让你去郑州,你就是不去呀!”

   张虎山说:“一大家子人都去你那里也不是个办法呀!”

   这时旁边的一个县干部,过来劝他们二人坐下说话。

    有人给端上来茶水了,张虎山可能真渴了,就像喝凉水一样咕咚咕咚喝个底朝天。

    待张虎山情绪稳定之后,一个县干部和颜悦色的问:“你是啥成份?”

    张虎山情绪又激动了说:“我是中农成份,可还不如地富反坏右呢!在支书眼里我左不是,右不是,没一点好处,不给我记工分,不给我家分口粮,我这一家子实在难活下去了。”

    一边的一个县干部说:“我们听到殷老领导说的情况后,就开会专门研究解决你的问题,已通知你公社书记李章祥让他一杆子插到底,问题一次性给解决彻底。”

     张 虎山接着说:“支书人太狠了,还让人往死里整我。”

    在场的有人喔了一声,似乎张虎山把话说过了吧。可那晚发生的事他总是历历在目,清晰的就好像是刚刚发生似的。

   那晚,他被派到瓜园去看瓜。

  他坐在一个暗处,看见有一伙人横冲直闯进到瓜园。他跳出来,一个半蹲马步,双手拉开架势,大喝:“站住。”

  对方几人一愣,站住了。   

 “你是虎山大叔吧?我是三门峡知青的豫生呀”!

  他收回架势,站直身子,说:“你们若想吃瓜,就白天大大方方情来吃了,晚上偷偷摸摸来吃这叫啥回事呀?”

    几个知青七嘴八舌地说:支书让我们来收拾看瓜人。

   张虎山就说:“你们咋那么听支书的话?”

   不听不行呀!将来我们回城他手里捏着印巴子呀!”

   他听后气的两手发抖,朝膝盖一拍,无奈地蹲在那里了。

   几个知青过来给他说安慰话。给他递烟,给他点火。

  小机灵豫生说:“虎山叔,我们都知道你与支书不对毛,都是因为你的名字起得不好。”

  “啥?虎为山中大王,我名咋不好?”

   “你不知道虎落平川被犬欺吧?还有你说你一个平头百姓名字里凭什么带虎?一山不容二虎。明白了吧?”

   他笑了:“你这孩子怪逗,我喜欢。”

  从此,这一群知青就拜他为师,学打拳了。

  一屋子人听完张虎山的讲完,一时也不知该咋回复这位老人的话。

    那个被称为殷司令的人这时激动的站起来对着满屋子里的人说话了:“张虎山,虽然是一个农民,但,他是一个对中国革命有功之人呀!那时,我率部在沙河驻军,就请他去做我部的拳术师傅。石大山战役打响后,我部奉命去参战。敌我双方眼都打红了,几乎都弹尽粮绝,就开始肉搏战。小日本以为他们的武士道无敌于天下,张牙舞爪上来了。谁知虎山教的滚身套技艺就被用上了,小日本就到不了身,长拳飞腿,小日本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殷司令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是国民党旧军队里过来的人,都能被共产党毛主席改造成为人民服务的人,张虎山他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他能坏如阶级敌人?”

     这时,一个县领导说:“张虎山的事情,完全是大队支书的个人错误行为,这次,一定要纠正彻底。”他脸对殷司令以商量的口吻说:“老首长不是想去沙河故地重游吗?明天县里抽一个领导,武装部长带队,陪老首长去沙河检查指导工作。”

    第二天一吃过早饭,去沙河的小车就出城了。

    车从张麻河子西上文武岭,车上人发现,殷司令双眼发亮,深情“贪婪”地一直盯着车窗外看着。那里的山山岭岭,沟沟叉叉,又清晰,又模糊,曾经他战斗过的地方……

    车七盘八旋爬到山顶的大杨树村,然后就开始下高高陡陡的白坡,三拐四拐一个个急转弯,快快下到山根,过窄底河村,再上磨石崖,很快就到了沙河公社寨子大队的王沟村。

    车子停在路边,张虎山领着一行人进到自家的院子,高兴地大喊:“老婆子,老婆子,你快来看谁来了?”

    老婆子闻声出来,看到一群干部,呆在那里。

    殷司令上前,说:“老嫂子,我是郑州的老殷呀!”

   老婆的老脸马上就笑成了一朵花:“我们可把你给盼来了!”

   屋里地方狭小,又太龌龊,张虎山就进屋往院子搬凳子。他看到堂屋地上放有布布袋袋的,就问:“这都是啥呀?”

  老婆说:“李章祥书记亲自带着人把咱们的口粮给送来了。”

  张虎山嘴也不会说啥话,只一个劲地说:“那太好了,那太好了!”

   殷司令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老婆张罗着要做饭,但,又作难不知做啥饭。

  一行人都说,刚在城”丢下碗。"

  老婆说:“那烧点水喝总行吧!”

  一行人又说:”不吃,也不喝。”

  殷司令却说:“我得喝口水。”

 老婆四处找糖,没有糖,就从罐子里摸出一个鸡蛋,生火,给殷司令泼了一个鸡蛋茶。端出来,随从的警卫意欲接过碗,不想让喝。

  “这水比城里的自来水好喝,”殷司令接过了碗……

    一行人来到沙河街,一跨进中学的大门,殷司令就径直大步走向那直对着大门的那一排出前檐的上房。上到前橼下的趷台上,他的手反复抚摸着那直直的红红的明柱不忍撒手。又进到室内,看到已被隔开做为教学用的教室。殷司令对随行的人说:“这一排上房,当年就是我们的司令部,这房后崖畔有上下窑洞是我们躲敌机的藏身之地。那高高的崖头,敌机是不敢俯冲下来的,院内所有木楼上都是战士们的睡觉的地方。”

     出来站在宽阔的前橼下的趷台上,向东看,那边院要高于这个院子有个三米左右高,两院通道向上是用石头垒的斜坡一级级的踏步台阶。顶处堰边有一棵二人才能环抱的大桑树,高高的桑树上挂着学校敲的大钟。

    “走,去我们的练兵场看看。”殷司令带头下了台阶,再上西边的斜坡台阶。

     上来,殷司令看到广场南北西三边都盖成了教室和老师的办公室,就说:“这里曾是我们司令部的练兵场。哦,这么多的学生,就这一个小操场可不行啊!咋还没有篮球架等体育器材呢?”

    站在一边时任校长的谢小芳老师赶快过来,指着东北边一排教室说:“那后面原是四队的庄稼地,现在开辟出来做学校的操场了,大的很,仅篮球场就几个呢。”

   一行人来到后操场,正好学生们都在做课间操。殷司令的双眼含着柔柔的光,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真不容易呀!太不容易了,我们奋斗的目标,多少人流血牺牲,终于让孩子们过上幸福生活了。”

    操场东边土崖下就是”后猪廊”。殷司令站在土崖边上,久久地望着东河滩,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虎山,这是哺育河吧?”

    “我们社员给叫唐峪沟河,”张虎山应声回答说。

    殷司令指着那条河对大家说:“那河,地图上叫哺育河,我们接到参战命令之后,就是顺着这条河跑步往后山走。翻过大山到杜关,然后再到石大山。”他顿了顿,接着大声说:“我一生所打的仗,石大山这一仗才是真正的仗,是为民族,是为国家存亡所打的仗,值得打。”

     殷司令回郑州走了。

    从没听说过张虎山这个人的名字,一下子全公社大人小孩都知道了,还知道殷司令给他要回来被村支书扣押的口粮。

    后来,我高中毕业后的一天,在一个火辣辣太阳炙烤大地的午饭后,我所住的屋里闷热闷热,心情十分烦躁不安,睡不着,我就胳膊下夹一本小说,来到村东头的小庙房后,高高的路堰下的菜地里有一棵正年轻的枝繁叶茂的核桃树,正好遮挡了烈日,我就坐在树荫处看起小说来。

      看了一会,腰有点疼,我就站起来活动一下腰腿。庙后的路边立有一块石碑,早晚从这里路过,从没正眼看过,现在有一搭没一搭看了起来,字迹不是太清晰了,碑文没有标点符号,又大多是真笔字,我几乎看不懂。最后一小段,我看明白了,意思是说:殷盛义司令率部驻军沙河,护境安民,盗匪渐无,百姓安居乐业,深得乡民尊崇。现殷盛义司令率部移防,特立碑以表乡民挽留之意。后面是捐款绅士的名单。

     小时听到的故事印象很深,也很好奇。已过去几十年了,当初的小青年,已成了老年人了,也有电脑玩了,我就在百度里输入“殷盛义郑州”,结果出来是:退休前曾任河南省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职务一职。

    进入卢氏文苑想学习写文章,就又想到张虎山和殷司令的故事,我就把电话打到沙河乡寨子村药农张春秋的手机上:“春秋,你是寨子人,你村有个叫张虎山的人,你听说过没有?”

     “那是我爷,他老人家早都不在人世了。”

     “我想写你爷与殷司令的故事你知道不知道具体内容?”

  “知道,但知道的不多,那时我才十二三岁 ,我是他侄孙。他的亲孙子叫张中义,现在七十多岁了,他应该能说清。我给你问问吧?”

     后来,张春秋给我来电话说:张中义有病,一提起以前的事就哭泣不至,他不想再去回想那些事。张春秋就把张中义的电话告诉我,让我打电话直接问。

     一天午饭后,我想这个时间点,不管对啥人来说都是比较空闲的时间段,我就拨通了张中义的电话。我先拉拉家常,问问他的病情,表示关心,然后慢慢进入主题。他说:他得有脑梗病,成了残疾人了,脑子不好使,不想回忆过去事,太伤噌人,受不了刺激。

    我本意想认认真真写好这篇文章,但,限于写作水平和材料的不足,只能如此了。张春秋也证实说,听爷爷说过,殷司令部被解放军整编后他做了一个团长。殷司令就是做过河南省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   赵兴旺,网名:老山槐

 

发表评论 发贴须知
网    名: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 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内容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您在社会舆论监督网评论发表的言论,社会舆论监督网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图文  
55年被授予解放军将军军衔的国
咸阳发现秦代“国库” 还原大秦
父亲节,让我们重温习近平写给父
刘华清将军拉着马尾巴长征的故事
  点击·排行  
1. “贵过公交时代”来临 共享单车究竟还
2. 【诗词】 [般涉调•耍孩
3. 【诗词】曲韵玫瑰(六)
4. 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渐入养老期 将面临
5. 书法名家鲁建超书法作品欣赏
6. 【书画】著名民间艺术家王富章作品欣赏
7. 【书画】著名书法家李清章书法作品欣赏
8. 书法名家陈林生书法作品欣赏
9. 一位老检察官夫妇对投保不保案的困惑
10. 18年工伤待遇始终未落实程永祥到底该
  最新·发布  
1. 不吃晚饭=减肥?别傻了,这样做对身体
2. 在线教育乱象:营销成主业,“授课”变
3. 青海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梁彦国决定逮捕
4. 全国法治政府建设年度评估北京最佳
5. 宁夏固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胡杰接受监
6. 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徐志国被开
7. 下载陌生App理财被骗百万 网上理财
8. 丢烟头烧杂草引发山火 多人被拘
9. 天价“干细胞”包治百病?
10. 首席大检察官答疑解惑认罪认罚适用
  投票·调查  
关于本站 | 投稿信箱 | 广告服务 | 加盟合作 | 人员查询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2009 WWW.SHYLJD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单位:《民情与法制》杂志社 本网法律顾问:吴运亭 推荐使用 IE 7.0 1024×768 分辨率查看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注册备案号:京ICP备09077164号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