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社会与法律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社会舆论监督网 > 文化天地 -> 内容  

【散文】狭 谷 探 险 双 龙 湾

 
作者:刘树生   发布日期:2018/7/19  查看次数:9297  来源:河南
 
 

 

久未返乡,听说今年五一节双龙湾景区欲向游人开放,趁清明节回乡祭祖之机,我打算在景区尚未正式开放之前,到双龙湾一睹芳容。

  三月底的一天,当我一回抵故乡,乡邻们便热情地向我介绍:通向景区七米宽的公路路基已经完工,水泥路面正在铺设中;双龙湾拦河大坝正在紧张地施工中,现已接近尾声;桃花谷中的天险栈道近日即可峻工,民工们为工地背运沙石,一天能挣一百余元,最高者每天竟能超过二百元等。我对来之故乡的新鲜消息兴奋不已。翼日上午,我们早早地上坟祭祖之后,便迫不及待地与长子一同前往景区予览。

    双龙湾位于卢氏县城西约四十公里的磨口乡西虎岭村与东虎岭村之间数十里的洛河狭谷。滔滔洛水流经此处,由于受到铜鼓山山体的阻堵,转而向北曲流,在这凶险狭谷里营造出神碛响碛桃花谷这与世隔绝的原生态世外桃园。由于狭谷南侧铜鼓山北峰有两座状如龙头、龙脖的奇峰,后人便给这一带狭谷喻名双龙湾。

     响碛揭密

   上午九时,我们沿着通往景区的公路前行,从西虎岭转过一道河湾,眼前陡然出现一座大坝,大坝的顶端镶钳着环环相连的洞眼,正诧异间,随行的乡民告我说,这是一座公路漫水桥,枯水期,河水从坝底涵洞泄出,若遇涨潮,河水可从坝顶的连环洞中漫溢,这也可谓是景区的建设者一个独具匠心的设计。

漫水桥的北侧有个叫竹园坪的小庄,此处三面环水,背靠大山,洛水从庄前半环形绕过,形成半岛式的孤村僻庄,交通极为不便。童年时,我常听父亲说,台湾就像竹园坪一样,因为它以水而居险,才使我们难以解放,从此,竹园坪的险要在我童年的脑海中就深深地打下烙印。随行的乡民又告曰:竹园坪的村民将被移往别处,此村将被辟为度假山庄,桥对面的赵家湾将是农家饭庄的集聚区

我站在竹园坪前的广场上举目四望,滔滔洛水蜿蜒而来曲折而去,竹园坪宛如桥头堡一样,镇锁在双龙湾的上端,成为景区的一道天然门户和屏障。我的故乡虽然在西虎岭,并且我对卢氏境内的洛河狭谷可谓是十分地熟悉和了解,但却慑于双龙湾的凶险,而从未涉足过位于故乡的这段河谷。为了弥补这段缺憾,我与儿子商定,今日定要园穿越双龙湾狭谷之梦。

 竹园坪以下河谷进入无人区,耸立在两岸的高大山峰仿佛接吻般地相互簇拥着,河谷狭窄而弯曲。这里的一切显得是那样的遥远与陌生。我不时举目张望,在寻找着我记忆中的痕迹。我知道谷南侧高耸的大山应该是铜鼓山的山体,我少年时曾在该山颠的小学读过四年初级小学,那时我曾不止一次地在山脊上向这云涛雾涌的绝壁狭谷凌空俯望,那种令人头晕目眩的恐高感觉至今令我难忘。

    转过几道山梁,谷沟变得越来越窄,远远望见前面枯水的河滩上,仿佛南极的海滩一样,布满了密集栖息的企鹅,随着距离的临近,这企鹅也越来越大,渐渐地它变成了北极的海象,非洲的河马。我向道边的施工人员打探,方知那就是著名的响碛。对于响碛我早有所闻,响碛以其涛声巨鸣而得名,从前洛水流経此处,在乱石礁中巨浪翻腾,激起冲天水柱,船筏行至此处,稍不留神,就会被礁石撞击扯挂,撕成残叶散片,碎尸万段。现在由于河水改道,河床水枯,随使隐于河底的千年密礁现于光天化日之下。

这使我想起了五十年前,我随铜鼓山小学师生断大烟时,曾因寻觅罂粟到过此南山之颠的高家寨,从那里俯瞰过这白浪滔天的狭谷的情景,狭谷中那震耳欲聋的涛声至今仍使我不能忘怀。我仰望着山坡,搜寻着那记忆中在险陡的山凹里,曾经居住过的一户孤僻农家,但见满目苍翠,踪迹全无,大有黄鹤知何去之怅然。据当地民工讲,,这千年巨礁或就要重新被淹没于湖底,或就要被清障销毁,以防游船再遭昔日船筏之苦。我听后,立刻拿出相机,记录下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珍奇画面。

                              桃子秘谷

  响碛北岸沙石公路尽头的河滩,竖着几座简易施工帐篷,凭感觉,我知道桃花谷口应该就在此处,但任凭我四处寻觅,却找不到象征桃花谷的任何踪影。不得已,我又向民工打听,民工用手指向我身后的一条岔河说:那不就是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转身望去,只见窄狭的谷门被巨岩紧锁,竟无路径可走,正诧异间,忽然一群背运沙石的民工在岩后闪现,真是绿暗花明又一村。我们即刻朝着民工们的背影追逐。我们踏过一节节用木椽支撑起来的残缺便桥,攀过一段段崖边简陋的木制人工栈道,我心里明白,这只是专供施工人员踏行的临时便道,因为就在几米远的谷对面崖壁上,一条用水泥台桩连接的新型栈道,正在施工人员的脚下延伸。

  桃子谷是溪水千百年来在山岩间劈涮而成的狭窄石谷,极其险峻而峭陡。背沙的民工在险径上,成群结队上下疾奔,远处人影绰绰,近处狭路相逢摩肩接踵,一派紧张忙碌景象。我们沿谷奋力攀爬,我自恃生长在山区,并有着良好锻炼习惯,但此时已感力不从心,竟多次想打退堂鼓,欲半途折返。然而另一种欲望却又时刻在驱使着我,你不是喜欢探险吗?前边一定更精采、更美妙,你不想看水帘洞了吗?我望着那一个个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背扛着沙袋从身边疾过的矫健身影,心里升起由衷的羡慕和愧疚。

听说有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一天背沙竟能挣二百余元,曲指算来,他一天运沙重量总和要超过一吨,若按他每次背沙一百斤计算,那他就是每天要在这狭道上往返八十公里的路程。啊!这就是山里人,山里汉!这就是大山深处故乡人的艰苦,坚忍与顽强的奋斗精神!正思间,迎面闪过一个匆匆急行,背扛沙袋的金发女郎,我心内生疑,这一定是哪个和我一样来景区旅游的外地游客,被我看花眼了吧。但是,在我们溯流而上的途中,我竟又多次瞧见她那漂亮的身影,细一打听,才知她是被施工队请来做饭的本地民工,她是想趁闲暇时抢运些沙石,以挣得些额外收入的。啊!山里人的变化真是太大了,曾几何时,他们还是衣不裹体,食不饱腹在饥寒与困苦中挣扎,而现在他们与城里人已无甚区别,城里人能享受和追求的,他们也不甘落后。
    
我们沿着崎岖的栈道继续艰难攀升,一重重奇岩怪石在我们身边擦过,一叠叠瀑泉流水在我们脚下滑落,身边不时闪现出一座座人工亭台楼阁和非洲部落式建筑的仿古草堂,我们仿佛完全置身于一个异国它乡的陌生世界。当我们攀上最后一座正在修建的大坝时,眼前突然一亮,只见沟谷突宽,竟能望见高挂于山坡之上的片片绿田。这使我意识到,我们已穿越了三华里的桃子峡谷,来到了景区的上端。

我站在坝上仰望,谷顶白云朵朵,峰峦拔天,苍郁叠翠。有人告我说,谷后数里之外就有人家,背面的那座大山叫志汉岭。桃子谷山大林深远近闻名,在这高山密林中常有大型野兽出没,童年时,我就常听说乡民们在此山狩猎的许多传奇故事,他们时常在山上猎取野羊,山鹿和香獐之类的动物,并从香獐身上获取名贵中药材——麋香。还有说,这里因为坡大草丰,农家放牛从不需人看管,山坡就是牛圈,什么时候需要用牛,可随时上山牵寻。有一回,农人上山找牛却不见了耕牛踪影,最后,在一个灌木丛中发现了该牛已被狼豹食剩的骸骨。

据说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有人经受不了饥饿折磨,曾偷偷潜上志汉岭,隐于密林之中开荒垦田,过着与世隔绝的世外桃园生活。然而这谷口一带却从未有人敢涉足过,因这悬崖峭壁极其峻险,况且谷底的水草中常有大蛇出没,更加之人们传说此处崖洞间有狐仙鬼怪,更给这秘谷笼罩了一层恐怖阴影。

   我站在坝上回望身后狭谷,一个疑问顿然生起,那水帘洞呢,怎么还未见到?一民工指曰:那不就在坝下!我迅即转身下坝,看见几米外谷的对岸崖上流水潺潺,滴滴清泉不断从崖端滑落,将一个石洞掩于雨帘之后,因刚才只管奋力攀行,竟未曾注意到这位于谷边的洞府。

水帘洞上方通向绝壁的岩洞有施工人员正在搭修栈道,游人不许前行。我久久地望着崖间,显出一种莫大的遗憾。工人见状,便对我说:你们来一回不容易,就对你破一次例吧,只是要小心留神注意安全。我说声谢谢,心中一阵欢喜。我们立刻沿着栈道攀升,行不过数十米,壁间道路顿消,前方出现一黑糊糊的狭石细洞,我有些悔意,欲意折返,儿子却说:上来了,还能不进去看看。于是,我们振作精神鱼贯而入。我身体瘦小,进洞还算方便,可儿子体胖,进洞颇费了一番周折。不想进洞才行了几米,眼前突然一亮,原来我们是从后门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岩洞,岩洞前工人们正在铺修阶梯形水泥台面。据施工人介绍说,此洞名狐仙洞,传说过去有一狐狸居此洞修行千年,得道成仙而名。由于洞势险要,过去从来没有人敢进入过。这次整修目的是,将谷坝蓄之水从洞后引入,再从洞前呈阶梯形泄下,在水帘洞前上方形成一个数十米宽的阶梯形瀑布,从而围绕营造出桃花谷景区轴心亮点。我听后颇感庆幸,我们原来是从水洞而入,从这条路进洞,对于游人来说,恐怕又是空前而绝后的吧!

神碛掠影
    
响碛以东河谷,已无路可走,我们只得踏着松软的河沙几乎是进一步退一步地漫无边际沿河行进。这时,已临近晌午,灼热的太阳炙烤着脚下的沙砾,不时泛起阵阵袭人的热浪。谷两边的峰峦仿佛要顷倒下来似的,得我们透不过气来。仰望一线天的高空,恨不得能一下子越上高山之颠,舒展开双臂,任心情随风翱翔。忽然,儿子叫道:爸,你看那是什么?我移目望去,只见一条悬挂在绝壁之上的木栅栈道在峭崖间蜿蜒迂回,一直伸向远方。我心里一阵惊喜,凭感觉我知道那一定是通往溶洞的人工山径。西虎岭溶洞闻名遐迩,早在五十年前在铜鼓山小学读书时,我就曾在老师的办公桌上看见过他从玉石洞中捡来的各式玉柱,然而,由于溶洞的凶险,那时只有极少数探险者敢于冒险涉足。溶洞的开发,只是近几年的事,据说里边幽暗阴森,钟乳丛生,暗流密布,险象环生。遗憾的是我却从未进入过,而这次虽有幸至此,则又由于景区施工,溶洞关闭,我又只能望崖而兴叹。
    
中午过后,前方又出现人影。遥望前方,巨大的鹅卵石犹如睡卧的牛群一样密布于河床之上,一辆铲车正在奋力地驱动岩石,将它们一个个聚拢在一起,作业工人是在用清理河障的礁石,在未来的湖心堆积成一座高大的人工假山。我们上前打探,方知这就是曾经令人谈碛色变的神碛

神碛是洛河上最为著名的激流险滩。据说,昔日滔滔洛水以九十度直角直扑崖壁,在崖下汇成穴窝险潭,潭底有一暗洞,其洞口犹如魔怪张开的血盆巨口,不断地吞噬着西来之水,船筏每行至此,都要到对岸的龙王庙里先行祭祀之后,才在众人簇拥之下斗胆开行。如若稍有不慎,就会撞崖入洞,永世不能复返。我们飞快地来到那象征神碛天险的巨崖对岸探望,只见峭崖依旧威然默立,只是干枯的河床已使顿失滔滔的神碛失去了往日的神韵,但由于崖下地势低洼,枯水河床渗出的溪流,仍使崖底绿水茫茫险象犹旧,至于那传说中水中的洞府,仍是个难以探知的千古之谜。转身回望,河对面大王庙前人影晃动,工人们正在那里修建一幢专供游船停靠的楼台草堂码头,从而打造出以神碛为轴心的景区另一特色亮点。
   
离开神碛,我们已是饥渴难耐,我心想,距离拦河大坝应该不远。我们鼓励着,沿着崖边蹊径迂迴而进。突然,前面道上一巨岩挡住去路,岩石上面壁连青山,光滑无比,岩的下面是碧绿深潭,岩上只有依稀可辩的极浅的人迹石痕,若要从岩上缘过,那是要冒极大风险的。我思忖良久,自恃有良好攀缘功底,决定一试身手。我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攀上悬崖,不想刚行几步,险情顿生,再往前一步,需向斜下方跨移一大步,必须借手攀之力方能移挪,而石上却无物可抓,由于石痕过窄,双脚难以交换移位,真是欲行不能,欲罢不成,进退维谷。此时,我心里十分明白,人在危难之时更要从容镇静,于是我爬在岩上定神小憩,思索着种种过岩的办法。这时我下意识地回望岩下,只见绿水潭中明石裸露,暗礁丛生,如果失落岩下,真是凶多吉少。儿子见状,急得手足无措,但鞭长莫及,只是直呼小心!。经过几次定神几番试移挪步,一二十分钟后,终于在一次偿试中找到了一个较稳的石窝,我用力一步跨过,长吁一口气,瘫软在地上,立命儿子原路返回近千米,从渡口涉水绕行。
  
越过巨岩成坦途,耸立在狭谷东端的拦河大坝隐隐在望。我们不由地加快脚步行至坝前,只见坝内滩涂停放着一艘游轮,堤坝内外机声隆隆,马达轰鸣,挤满了闻声而来看稀奇的人。原来此游轮是前一天才运抵这里,由于船体庞大,运输前进行了人工切割,现在正由技术人员整形组装呢。

  吻别大坝已是下午二时,由于此处尚无公交车辆,我们只得带着满身风尘和卷意,又续行一个时辰,才抵磨沟口乘车归返。路上我思潮涌动,我眷恋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更眷恋那赤着黑乎乎的脊梁,在大山深处背扛沙袋的故乡人。回想年轻时,我每每返乡,对故乡的一草、一木、一石都感到是那样的新鲜,那样的亲切,那样的充满柔情厚意,后来我走出了大山,回家渐少,随着岁月的流失,我渐渐地习惯了它乡生活,对故乡的纯情仿佛有些淡漠,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这种感觉是不是一种在潜移默化中的忘本。今天的故乡之行,又重新勾起我往日的情怀,青春的激情又开始在我的血管里奔涌,同时它又了却了我的一桩宿愿,弥补了我时空上和心灵上的缺憾,给我以莫大的慰藉,使我永生难忘。

发表评论 发贴须知
网    名: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 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内容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您在社会舆论监督网评论发表的言论,社会舆论监督网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图文  
艺海无涯向未来
【散文】永远的丰碑——拜谒卢氏
【点评】全国名家点评公安文学评
【小说】峥嵘岁月 上
  点击·排行  
1. 简单官司为何搅成糊涂案?
2. 【诗词】 [般涉调•耍孩
3. 【诗词】曲韵玫瑰(六)
4. 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渐入养老期 将面临
5. 书法名家鲁建超书法作品欣赏
6. 【书画】著名民间艺术家王富章作品欣赏
7. 【书画】著名书法家李清章书法作品欣赏
8. 【书法】著名书法家魏来海书画作品选
9. 【书画】著名书画家魏来海书画作品欣赏
10. 书法名家陈林生书法作品欣赏
  最新·发布  
1. 咸阳中院组织全市法院在岗书记员重新聘
2. 网络黑灰产业已达千亿规模 面临取证困
3. 西安市纪委通报5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
4. 原大连市常务副市长曹爱华犯贪污受贿罪
5. 毛坯价格11700 装修价格近800
6. 全国首起造纸知识产权侵权案被裁定 被
7. 全国“农地非农化”乱象面临集中整治
8. 用户数据被盗取频发,如何铲除互联网黑
9. 网红海淘药揭秘:来路不明、药效难辨、
10. 不送钱,想过船闸要等七八天,长江沿线
  投票·调查  
关于本站 | 投稿信箱 | 广告服务 | 加盟合作 | 人员查询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2009 WWW.SHYLJD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单位:《民情与法制》杂志社 本网法律顾问:吴运亭 推荐使用 IE 7.0 1024×768 分辨率查看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注册备案号:京ICP备09077164号
网站访问统计: